打出“人工智能+物流”牌,曠視就能重拾資本信任?

隨著物流行業的短板凸顯,加上數字化趨勢的蔓延,物流行業正加速往智能化升級。

商業化較為成熟且擁有巨大市場潛力的智慧物流,正成“AI兵家”的必爭之地。

AI獨角獸曠視科技重磅押注智慧物流背后,又有著怎樣的野心與憂愁?能以“人工智能+物流”重拾資本信任?能憑其進入“百姓家”?

曠視加碼智慧物流

據報道,近期,曠視科技(簡稱“曠視”)在智慧物流戰略暨AI+物流產業聯盟發布會上,正式發布智慧物流業務的定位和戰略布局。據悉,在發布會上曠視帶來了曠視河圖2.0版本及7款AI+智能物流硬件新品。

此外,在發布會上,曠視聯合創始人兼CTO唐文斌表示,“供應鏈物聯網是曠視‘1+3’戰略的重要支柱,是支撐曠視實現持續增長的關鍵引擎。曠視將堅定進行長期投入,深耕智慧物流領域。”


那么,作為AI獨角獸的曠視,深耕的“智慧物流”究竟是什么呢?

據百科介紹,智慧物流是以智能軟硬件、物聯網、大數據等智慧化技術手段,實現物流各環節精細化、動態化、可視化管理,提高物流系統智能化分析決策和自動化操作執行能力,提升物流運作效率的現代化物流模式。

通俗來講,就是物聯網和大數據將為依托,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將在物流行業中發揮出重要功效,重塑物流產業結構,轉變產業未來發展方式,演變出一個新的物流生態。

夢想做最“硬”的智慧物流公司

早在2017年,曠視就開始進軍的物流業,去年起開始大力挖掘物流行業人才,其中包括今年3月份新加入曠視的高級副總裁、機器人產品部總經理王宏玉,去年加入曠視的高級副總裁、物流業務事業部總經理徐慶才以及副總裁、物流業務事業部戰略和規劃發展中心負責人王銀學。


而在智慧物流上的布局,曠視也不單光靠攬收人才,其在入局智慧物流領域后立馬就全資收購了艾瑞思機器人,以通過AI技術推動自身在智慧物流領域的商業化進程發展。

此外,曠視高級副總裁、物流業務事業部總經理徐慶才表示,“曠視已成為最懂物流的AI公司,目標是成為全球領先的、以AI技術為核心的智慧物流產品和解決方案提供商。”

但是,怎么說曠視進軍智慧物流領域也剛四年,且對比于深耕物流機器人技術研發的極智嘉、快倉等競品企業,曠視可能還不值一提。

那又是何種原因,吸引它加大智慧物流領域的籌碼?是野心還是憂愁?

曠視加碼智慧物流背后的邏輯

第一,曠視出發點是因為智慧物流前景大好與政策的大力扶持,加之智慧物流降本增效顯著,在新基建“浪潮”下,AI獨角獸豈能缺席?

據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人工智能+物流領域”(智慧物流)的市場規模為15.9億元,而隨著技術能力的提升以及行業理解的加深,預計到2025年市場規模將接近百億元水平。

且加之今年疫情所帶來的沖擊,物流行業道路不通、司機遇阻以及貨源不足等一系列痛點問題暴露無遺,智慧物流因在“降本增效”顯著,逐漸在物流行業發揮愈發重要的角色與地位。

此外,針對物流行業暴露出的痛點問題,多部委政策的暖風頻吹,加速推動了新基建與智慧物流快速發展。例如:國家政策《新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關于深入實施“互聯網+流通”行動計十劃的意見》、《關于確定智慧物流配送示范單位的通知》等等。

第二,曾經的“AI”概念被戲稱為噱頭,作為AI獨角獸的曠視則更要加速戰略方針的轉變與智慧物流的商業化落地。

眾所周知,在AI領域商業化落地一直是各企業的難點,而AI概念興起至今的4年,這股熱潮、追捧逐步降溫,如今開始被業界戲稱為“噱頭”。


也正是AI商業化的進程受阻,眾多AI企業們發展舉步維艱。據《2018年中國人工智能商業落地研究報告》顯示,2017年國內AI產業鏈上90%的企業依舊處于虧損階段,大部分企業年度營收都少于兩億,基本上都很難支撐其發展到自身造血階段。

對于靠AI、科技為核心發展的曠視來說,留給它的時間不多了。長期以來,AI商業化不成熟、應用場景有限及研發成本高昂等都是困擾這家AI獨角獸公司的難題。正如曠視創始人印奇曾表示的,“AI產業走到下半場,就會越來越硬件化,技術的可落地性也會逐漸增加,這兩項是AI公司前進路上不得不背負的‘兩座大山’。”

因此,作為商業化較為成熟且擁有巨大市場潛力的智慧物流領域,成為了AI企業的必爭之地。固然,以AI技術見長的曠視,在新基建與智慧物流浪潮下,加速戰略方針的轉變與智慧物流的商業化落地。

第三,資本的離場,注定曠視為一波三折的IPO之路,打出“智慧物流”牌來吸引更多的融資。

正是上述所說的商業化進程難的緣由,資本不再看好AI企業,曠視的研發與投資成本高,無法講述盈利好故事等原因,注定曾經看好它的投資方紛紛離場。

據企查查顯示,2019年5月16日,多家投資方退出曠視科技,包括聯想、創新工場、螞蟻金服旗下公司北京納遠明志信息技術征詢有限公司、天津遐想之星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北京貝眉鴻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云鑫投資經管有限公司。

從目前來看,曠視在加大智慧物流領域籌碼后,雖帶來了多層面的利好,但虧損魔咒依舊難破且有加深跡象。

據曠視科技招股書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曠視科技年度營收分別是0.68億元、3.1億元、14.3億元,研發投入的費用分別是0.78億元、2.05億元、6.13億元。而在加大技術研發后,曠視虧損狀況加劇,2016年至2018年,虧損金額分別為3.428億元,7.588億元,33.516億元。

也正因曠視有著龐大的研發資金需求,使得其急求IPO上的融資。但是關注這家公司的人也知道,曠視的IPO之路可謂一波三折,因美國禁令清單以及公司技術隱患等問題一再擱淺,而其巨額的虧損也終成IPO路上的“絆腳石”。

歸根結底,曠視加碼智慧物流的意圖就是獲得資本市場對其實力的認可、消除外界的質疑,以為IPO蓄力,尋求融資來滿足公司研發投入、市場開拓等需求。另一方面,曠視就是借助智慧物流推動其AI技術的商業化進程。

智慧物流落地有多難?

對于一個AI公司而言,在IPO關鍵節點上除了拼自身算法精度外,更拼技術的場景落地。那么“人工智能+物流”真能走進“百姓家”?

首先,整個行業專業人才缺乏,且對于曠視來講,不單單是專業人才的缺乏,更是資金的匱乏。上文贅述了曠視的資金匱乏的大難題,而在智慧物流領域,AI技術是該領域發展的基礎其就得加大研發,資金又同樣擺在曠視面前。

況且從整個智慧物流行業來講,專業性人才是極度缺乏的。與傳統物流相比,智慧物流領域對專業人才的要求更高,如今高校、職業技術學院的物流人才培養尚未跟上該領域的發展節奏,因此曠視想要打好這手牌,優先得招兵買馬更得看運氣,看國家能否大力培養此類人才。

其次,物流運營系統管理軟件缺乏標準,供應鏈體系不完善。智慧物流作為一種新消費時代下演變出來的新技術物流手段,整個行業是缺乏成熟的物流運營系統管理軟件標準的,且企業們也難以在相同的管理平臺上開展研發,大家的信息互聯互通效率是不高的。

這對于僅僅進軍物流行業四年的曠視來講,這也是亟待面對的一大難點,也同樣是整個行業維持有序發展的必經之地。

最后,整個行業落地都難,未來曠視的智慧物流這招商業化牌其實也是一個未知數。

目前而言,人工智能在物流各環節中的賦能分為四大類:智能倉儲、智能運輸、智能配送以及智能客服。拿智能配送來講,其應用場景是較為單一的,核心應用集中于無人配送領域,實現形式是無人配送車與配送無人機。

對于這類新事物大眾接受度先不談,其商業化模式是不成熟、應用場景單一決定在高研發及投入市場成本后謀取利潤是單薄或虧損的。未來能否普及大眾,不再成為噱頭是做這方面的AI企業首要解決的問題。

所以,在筆者看來,新基建浪潮下,第一批涌入的企業確實是走在前端的科技公司,例如曠視這家獨角獸公司,他們能帶動整個行業的快速向前發展。

但是光有技術、產品并不夠,更得深入產品落地的場景當中,群眾如何接受這種新鮮科技產品?如何承擔高昂的公司研發成本?或者是這種產品對比傳統產品到底有何市場競爭力?都是這些公司需要在產品上市前思考解決的問題。 

相關產品

評論

北京pk拾技巧图解 湖北快3走势图表走势图分布图 安徽快3今天预测 (^ω^)MG好多寿司怎么玩容易爆分 (-^O^-)MG奥林帕斯山的传说彩金 (-^O^-)MG丧尸来袭首页 (*^▽^*)MG异域狂兽援彩金 和彩彩票平台 新疆18选7奖金多少钱 14场胜负彩对阵表 (^ω^)MG宁静怎么玩 (^ω^)MG泰坦帝国游戏 新疆18选7100走势圈 江西快三最大遗漏数据 广东高频彩票退市 (^ω^)MG星光之吻客户端下载 (^ω^)MG刮刮乐_电子游艺